网站banner
网站公告列表

  没有公告

返回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 >> 文章中心 >> 网络资源 >> 教育理念 >> 正文 今天是:
  中国为什么没有乔布斯?       ★★★ 【字体:
中国为什么没有乔布斯?
作者:周慧来    文章来源:http://www.zaobao.com/yl/tx111021_002.shtml    点击数:2070    更新时间:2011-10-21    

 

(2011-10-21)

    被戏称为“乔帮主”、“乔教主”的苹果公司创始人乔布斯(Steve Jobs)去世后,中国网民纷纷于缅怀和悼念之外,发出了一个提问:中国什么时候才能出现一个乔布斯?就连《参考消息》也以文章“中国呼唤乔布斯式的创新人才”登上头版头条。回答这个问题,辛亥革命后的中国百年历程可以提供一个视角。

个人主义是创新精神根源

  据报道,中国浙江省宁波市最近颁布《宁波市领军和拔尖人才培养工程实施意见》,将斥资5000万培养1400名“乔布斯”。凤凰网为此做了一个专门调查。在“你怎么看待宁波5年5000万培养1400名‘乔布斯’?”的提问中,占比最高(50.3%)的观点认为宁波市的选拔做法是一种华而不实的“形象工程”,体现了急功近利的心态。在“你认为什么才是让中国涌现更多创新型人才的关键所在?”提问中,回答“创新人才需创新土壤,政府需要呵护而不干预那块土壤,让种子自由生长”占34.8%,比例最高。

  苹果公司推出的iPhone、iPad和iPod等系列产品以独立、自由、叛逆为主打风格,其实这正是乔布斯本人的真实写照。无论是苹果公司的产品,还是乔布斯本人,创新是其灵魂所在,个人主义文化和制度则是这种灵魂的根源和动力。

  由于个人主义反对将个人地位置于社会或共同体之下的集体主义而与中国传统文化和意识形态相悖,长期以来,在中国的语境中,个人主义的理解被高度意识形态化。作为自私自利和损人利己的代名词,个人主义被界定为以个人私利为根本出发点和归宿的思想体系和道德原则,代表了资产阶级世界观的核心和资产阶级道德的根本原则。

  殊不知,个人主义的精髓是反抗权威,强调个人自由、个体的重要性以及“自我独立的美德”。在政治哲学上,个人主义主张国家应该仅仅作为保护个人自由的工具,保护个人能在不侵犯他人同等自由的情况下做出任何他想做的事情。这个理念与集体主义刚好相反,集体主义强调个人为国家和社会的整体利益服务,即使牺牲自我利益也在所不惜。

  尊崇救世主就是自己、个人权利不可剥夺、个人力量无限、自由竞争适者生存、机会均等和反对权威是美国式个人主义的主要内容。个人主义不但作为美国的文化长期传承,更关键的是宪政制度的设计和实践为之提供了强力支持。

  美国在1776年通过的《独立宣言》确立了以“天赋人权、个人中心”的政治哲学为建国思想基础。建国后,以代议制、两院制、联邦和地方权力划分等众所周知的三权分立宪政制度对美国公民的基本自由和权利提供了有效的保障。

  因此,当奥巴马政府为债务危机和经济刺激政策而被国会两党政治斗争所困时,我们应该看到正是政府的有限权力才使得美国成为全球创新之乡。由于政府对国家资源和权力的有限控制及行使,个人才拥有高度的自由,创造性才能得到有效挖掘与应用。这使得美国像一条创新生产线,源源不断产生出乔布斯式的人物。

集体主义扼杀中国创新

  而在中国,家国同构的传统造就了根深蒂固的集体主义文化和制度,并成为一种路径依赖在重大历史转折关头产生关键影响。辛亥革命虽然推翻了两千多年的君子专制制度,但在随后的百年历史演进中,集体主义文化和制度在某种程度上却得到强化,这是中国难以出现乔布斯式创新人才的主要原因。

  鸦片战争以降,相当多的杰出人士就认识到学习西方文明、建立民族民主国家是拯救中国的根本出路。因此,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是贯穿辛亥革命目标的两大主线。但在复杂的国际和国内斗争中,这两条主线不断分离,民族革命最终压倒了民主革命。直至今日,在回首和纪念辛亥革命百年之时,我们发现,中国已然完成了民族革命,但仍在民主的道路上彷徨徘徊。

  不可否认,与内忧相比,外患是19世纪末以来中国所面临的首要问题。历史也已经表明,要完成民族革命,抵制和反抗外部敌人的压迫与侵略,必须依靠整个民族空前的团结。于是,在民族主义旗帜下,集体主义的思想与制度得到强化。与此相反,民主革命的核心是要完成以个人主义为核心基础上的政治分权,这在相当大程度上与民族革命的组织设计相悖。要完成和推动民主革命,需以民族革命完成为前提。这是中国民族革命最终压倒民主革命的原因。

  在某种意义上,辛亥革命后百年中国的历史就是一部集体主义胜利的历史。集体主义为中国赢得了抗战的胜利,为中共赢得了革命的胜利,也让中共在建政之初的朝鲜战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和平时期,集体主义路径依然没有转向,北京奥运、上海世博和众多重大工程的上马都是集体主义发挥极致的成果。

  在另外一面,集体主义文化与制度为中国带来了很多问题。在集体主义名义下,政府官员可以漠视民生,侵害民权。在政府控制和主导经济的制度安排下,中小民营企业长期与垄断国企不公平竞争,生存已是不易,创新更是无从谈起。也是在集体主义的名义下,官员可以合法掌握大量资源和权力,市场与社会都向权力献媚。近年来中国公务员热一再升温,就连沿海企业家也鼓励下一代当公务员,过上安稳的日子。试想,大家都热衷做官,并以拼官爹为荣,怎么可能会有“中国乔布斯”的出现呢?

  从根本上说,集体主义对中国而言是一柄双刃剑。从中国人的“诺贝尔奖情结”,到“钱学森之问”再到“为何没有乔布斯”,都说明这样一个问题:中国要成为一个世界强国,为个人主义正名,让集体主义去魅,已是无可回避。

  

  作者是中国独立评论人士

 

文章录入:egret    责任编辑:egret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3 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 站长:titicka
    厦门大学南安楼,电话:0592-2186414,传真:0592-2186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