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
网站公告列表

  没有公告

返回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 >> 文章中心 >> 网络资源 >> 教育理念 >> 正文 今天是:
  [图文]反思与一所大学的百年校庆       ★★★ 【字体:
反思与一所大学的百年校庆
作者:杨照    文章来源:http://nf.nfdaily.cn/epaper/nfzm/content/20110414/ArticelF30009FM.htm    点击数:2374    更新时间:2011-4-16    

 

 
 
一所大学的百年校庆


南方报业新闻 时间: 2011年04月14日 来源: 南方周末
作者:杨照


  ■社会把脉

  □杨照

  京都大学的老师、学生,他们用批判学校、批判校史,来表达对于学校的骄傲与敬意

  1997年,我到日本京都度假。惯例一定绕道京都大学附近逛逛,在老店“进进堂”里吃一顿简单却滋味淳厚的加里饭,入旧书小铺,找到了一套文库本的河上肇自传,心情大好。

  然后进了京大校园,发现那一年刚好是京大创校百年。让我意识到“京大百年”的,不是什么的庆典,不是什么的华丽布置,也不是什么热闹的学生活动,而是一张近乎简陋的海报,上面写着:“京都大学与殖民政策———反省百年京大犯过的错误”。

  那是京大法学院教师团体办的座谈。我直觉地以为那一定是激进的团体,特立独行带着唱反调意味的活动。然而,在校园里走了一圈,我愈走愈惊讶,甚至该说,愈走愈感动,因为法学院教师团体的活动竟然不是特例,放眼望过去,和“京大百年”主题相关的讯息,一半以上都是批判性、反省性的。

  这是什么样的学校?或者该问: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学校?换作任何其他学校,百年的特殊日子,一定是努力去创造出一种光荣与炫耀的气氛──“看啊,多么了不起,我们这样一所学校在一世纪间有那么大的成就!”──一定想办法突显学校最光彩的一面,自己将学校的历史形象涂抹得愈漂亮愈好。

  京大却用这种冷静、忧郁、近乎愤怒的方式来“庆祝”学校百年?这所学校的老师和学生在想什么?这所学校的领导,又在干什么?那几天,我参加了几场“京大百年”的活动,我的日语、对京大的了解程度不足以让我听懂会场中所有的讨论,然而如此有限的理解,却已经够给我清楚的答案了。京大的老师、学生,他们用批判学校、批判校史,而不是张扬学校成就,来表达对于学校的骄傲与敬意。

  他们一再提到京都大学与东京大学的差异。东京大学是日本政府的骨干,从战前军国主义政府到战后自民党政府,一贯如此。而京都大学则始终扮演从左翼批判制衡权力的角色,在许多不同学科领域,都有自成一格的“京都学派”,而几乎毫无例外,“京都学派”都比主流的学派来得大胆、前卫、激进些。这些批判学校的老师、学生,其实都热爱京都大学。他们觉得突显、保持京大荣光的方式,就是坚守批判立场。京大百年,学校不可能没犯过错误,借此机会将批判眼光转回自身,才真正符合京大的传统,才真能确保京大和其他学校,尤其是和东大的不同。

  京大曾经犯过的错误之一,是积极参与了殖民统治,尤其是对于台湾的米糖剥削。他们讨论这件事时,不会知道台下有一个来自台湾的台湾人,因为他们讨论得如此认真、激烈,而几度热泪盈眶。

  什么时候,中国也能办出一所老师、学生清楚坚持要有自己的个性、自己独特记取校庆意义的大学呢?

  (作者为台湾作家)

 

“反思”,应成大学校庆重要内涵

2011-04-16 06:29:00 来源: 浙江日报(杭州) 0人参与 手机看新闻

《看历史》杂志最新一期做了“百年清华”专题,在“给清华的一封信”的部分,清华新闻与传播学院08级学生蒋方舟撰文说,北大清华学子一路都是教育和体制的既得利益者。近日,清华大学党委常务副书记陈旭表示,蒋方舟同学在信中写了一些感受和体会,提出的一些意见和建议,学校需要认真反思。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邓卫说,“学生有各种各样的说法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我相信每一个清华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对母校是深深的热爱,爱之越深,责之越切。”

在清华百年校庆即将到来之时,如此直接的非议方式,清华大学的领导表示出了可贵和宽容的一面:“学校需要认真反思”。对此,蒋方舟表示,清华校方有关“爱之深责之切”的判断是让自己感到很高兴的表态,这是否就意味着事情的完美落幕呢?

清华的姿态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反思校庆和大学如何对待学生批评的机会。当前,大学校庆呈现泛滥态势,并且,很多校庆一开始就抱着自我宣传和自我贴金的意图,是不是达到了校庆的目标,实现了校庆自身应有的功能,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可以被忽视乃至熟视无睹的问题,这已经引起了广泛的批评。曾有学者对校庆的铺张浪费、好大喜功,只重形式,忽视实效,弄虚作假,沽名钓誉提出了诸多批评,但实际上成功的校庆是学校与每个校友的再次互动,并且,每一次校庆都提供了一次反思与展望的机会。也正因为如此,清华校方的反思态度不仅仅让发信者感到满意,也让整个社会感到欣慰。

清华的反思姿态之所以引起注意,在于这是对大学使命和功能的契合和张扬。大学的使命和任务是培养人才、科学研究、服务社会,因此,大学校庆必须有利于这三种功能的发挥,并且要认识到,校庆是大学发展规划的一部分,而不是权宜之计,更不是为了赶浪潮。那么,就大学校庆来说,并不仅仅是为了展示自己培养出了多少官员、科学家,不仅仅是迎取成功者校友的关注和目光,也要给不同意见者的校友、给那些用世俗眼光看来并不“成功”校友的互动。对蒋方舟所写之信的回应就是理性的表现,也是大学宽容和大学精神的应有做派。

校庆具有记载历史、舆论宣传、信息反馈、筹措经费、铸造理念等功能,当然,这些都是正向功能。但是,如果处理不当,大学校庆也有可能带来负面影响。校庆作为一种仪式,是增强大学组织成员凝聚力的粘合剂。能够参与校庆仪式活动的基本上也都为大学组织的相关成员师生和校友,虽然在现实中,这些参与者有着不同的角色,但在校庆活动中,却是文化共同体的一员,用“某某大学人”的称呼就是明证。这对即使发出不同声音的蒋方舟来说同样如此。而唯有以宽容和豁达的立场对待之,大学校庆氛围才能感染每一位参与者,唤起他们对学校的认同和归属感,大学组织凝聚力得以进一步提升。也正是在这点上,清华校方有关“爱之深责之切”的判断取得了畅通无阻的“通行证”。

教育家康马杰说:“毫无疑问,大学是理性的堡垒,否则就不是大学。”教育家贝尔也说过:“无论是学院还是大学都不能通过压制不同意见者来维护自己的权威”。在“爱之深责之切”的判断中,重温先哲的话语,对我们来说,并不多余。

据北京青年报

(本文来源:浙江在线-浙江日报 )netease
 
 
 
文章录入:egret    责任编辑:egret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3 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 站长:titicka
    厦门大学南安楼,电话:0592-2186414,传真:0592-2186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