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
网站公告列表

  没有公告

返回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 >> 文章中心 >> 学术空间 >> 读书札记 >> 正文 今天是:
  加尔文的是与非——读迈克尔•马莱特《加尔文》       ★★★ 【字体:
加尔文的是与非——读迈克尔•马莱特《加尔文》
作者:朱兰兰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889    更新时间:2011-4-14    

 

加尔文的是与非

                           ——读迈克尔·马莱特《加尔文》

 

厦门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本科2009   朱兰兰

 

 

【摘要】对于世人来说,加尔文这个名字决不会陌生。在十六世纪四五十年代,当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前景随着他本人的离世而渐趋于黯淡时,另一位改革者约翰·加尔文则凭借着其在日内瓦的果决的宗教改革在国际上引起越来越多人的注意。作为宗教改革的领袖人物,加尔文的实际影响甚至要超过宗教改革的先驱马丁·路德,其宗教改革的成果对早期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这些辉煌的成果也使得加尔文本人誉满四海。但是,功绩永远不能将污点掩埋,在这些耀眼的光环之后,也有着不为人知的残酷与血腥。作为一个改革家,一个反封建斗士,狠利的手段在那个疯狂、极端而且骚动不安的社会里或许是一种必须付出的代价,血腥也因而在所难免。但是如果一场改革是以牺牲人们的精神自由甚至是生活自由为代价,那么这种改革的业绩必将因此而逊色。加尔文的是非功过,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站在一个客观的角度上,无论它掩藏的有多深,历史总有说出真相的那一天。

【关键字】加尔文   宗教改革   独裁   是非

 

     加尔文于1509710出生在法国东北皮卡第的努瓦永城市,其父亲在法国的阶级社会中逐渐往上攀升。但是相对较高的社会地位并未给加尔文带来一个美好的青少年时期,相反,加尔文的童年及青少年的时代都是在其父亲的一手安排下度过的。加尔文对父亲惟命是从,甚至因为父亲的意愿一度放弃了自己通向神学职业的课程而转攻法律。“为了服从父亲的意愿”加尔文“不遗余力的认真学习法律”1。对法律的研究不仅使得加尔文获得了古代历史知识的遗产,也培养了伴其一生的井井有条的逻辑思维,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16世纪30年代前半期,加尔文经历了其自称是“出乎意料的信仰转变”,从一个虔诚的天主教信徒变成了一个基督教人文主义者。这种转变是他后来从事宗教改革的前提。加尔文塑形时期的欧洲,是一个宗教气氛异常紧张的时代,改革者与天主教会的激烈对垒,大大缩减了加尔文的选择空间,“一方面是正统、赞成和传统;另一方面则是公开的异议、抗议和对权威的否定”2。这种压抑、极端的宗教环境使得加尔文后来作出了极端的选择,即用暴力来拉开其宗教改革的帷幕。

     1533年的秋天,新任索邦神学院院长尼古拉·科普受宗教改革思想的影响,在其发表的演说中,号召“对教会进行一场彻底的精神上的革新”3。该演讲被宣告为异端,而加尔文则被一些人认为是这一讲稿的起草者。这次演讲后不久,发生了一件真正惊人的事件,一个新教徒所写的攻击天主教核心崇拜——弥撒的海报被分发到巴黎各地。海报事件导致大规模的逮捕行动,加尔文与其他路德派成员于1935年初从法国逃到瑞士的巴赛尔,在那儿,加尔文开始从事深奥而理性的写作。其主要代表作拉丁文版《基督教原理》便是在此完成的。该书并不是要证明基督教的观点优于其他,“而是要建立一个一致的基督教信仰”4。加尔文完成该书的主要公开目的之一便是将他的宗教改革与激进的再洗礼派5的改革区分开来。由此可见,直到此时,加尔文想要走的依然只是较为温和的路线而已,但是对于加尔文来说,其思想与行动不搭调是一种常见的状态,正如他自认为是一个“缄默的学者”、向往隐居的生活而事实上却偏偏成为一位公开的斗志昂扬的战士一样。《基督教原理》一书确立了加尔文的地位,使他和马丁·路德一起成为宗教改革的思想源泉。

1536年加尔文因故在日内瓦做了一次短暂的逗留,这次逗留成为加尔文登上宗教改革大前方的舞台的开始。在当地新教徒领袖法雷尔半是恳求半是强迫的挽留之下,加尔文卷入了宗教派别斗争的风暴。加尔文的到来完全改变了这个曾经封闭的城镇,使之迅速而成为一个国际中心、加尔文教派的思想源泉。15385月,面对日益尖锐的派别之争,在当地宗教激进分子的压迫下,加尔文被迫离开了日内瓦,但这对他来说仿佛就是一场短暂的假期,因为他很快便因为法雷尔在日内瓦的胜利而重返此地。15419月加尔文返回日内瓦,重新接管了这个城市,自此,日内瓦实际上便掌握在了加尔文一人手中。加尔文在次将他一直以来的宗教理想变成了现实。在加尔文的思想中,对国家的合法权威(它是由上帝指派的)一直有一种深沉的、恒久不变的尊敬6。这也是他与马丁·路德的最大区别,即路德派坚持在政治上服从既有当局,而加尔文在日内瓦的抗争则是为了使教会对国家保持相当的独立性;甚至一定意义上可以说,要让教会凌驾于政府之上,这一点实质上与天主教会极其相似。加尔文的政治思想与当时的“贵族立宪制”7不谋而合,因此深受当时贵族和士绅的拥护。这一群众基础使得加尔文教派与商业发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也就是说,加尔文教派的思想与当时初步发展的资本主义思想是相契合的,因此以加尔文主义为宗教武器,往资本主义方向发展的贵族士绅展开了与天主教会的斗争,促进了欧洲资本主义的发展。因此,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是资本主义的早期萌芽与发展诱发了新教的产生,而新教尤其是加尔文教派又反过来成为了资产阶级的思想武器。加尔文教派及其思想是历史发展的产物,在当时大部分上顺应了历史的大潮流,因此它的影响也因此而深远。

如果到此为止,那么加尔文便是一个完美的宗教改革家,勇敢的反封建斗士。但是,人永远不可能十全十美。在加尔文的这些堪称伟大的功绩背后,是永远也抹不掉的独裁、暴力与血腥。加尔文同其他当权者其实没什么区别,一旦通过艰苦卓绝的奋斗建立起了自己的理想王国之后,便是为所欲为的独裁统治。虽然迈克尔·马莱特在《加尔文》一书中多次直白的说加尔文其实一直都没有独裁过,也没有独裁的想法,但是考虑到整个文章的基调,很难不让人怀疑该书对加尔文有美化的迹象。加尔文掌控日内瓦期间,按照他自己对混乱无序的极度憎恶以及对条理的特殊亲睐,将自己研究法律时条理分明的思维习惯来管理日内瓦,将一座“悠闲自在、放荡不羁”的城市变成了“那些常去教堂唱赞美诗的人的严厉、僵硬、高尚的社区”8。事实上,这是一种委婉的表达,与之相比,斯蒂芬·茨威格的话则更为直接和露骨:“把整座城市、整个国家,转变成严格顺从的机器,而其中不计其数的公民,在此之前还是自由人”9。也就是说,在加尔文掌权之后,他是在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强制性地改变这座城市,在他一手塑造的社会中,一夜之间规定了妇女的帽饰式样、调查每个家庭中啤酒杯和炖锅内的东西、惩戒一个持有一本流行小说的男子,谴责一个为死去的丈夫灵魂祈祷的夫人等等戒律,将人们的生活完全的、强制性的规划在一个统一的有序的程序之中,而整个城市则成为他施展自己抱负的试验场与玩具。同时,加尔文还倡导所有基督徒都应参加圣餐礼,该制度后来亦成为他对不服从其权威者的一种惩戒方法,即以拒绝一人参加圣餐礼的方式来对其进行惩罚,在加尔文的号召下,受此惩罚的人便被彻底地与社会隔绝孤立起来,无法从其他人那儿买到东西,也无法将东西卖给任何人,甚至没有人愿意或者说是敢于与他进行正常的交往。至此,加尔文的专制与独裁全面涉及到了生活思想的方方面面。如果说对人们生活自由的限制还不足以显示其专制的话,对思想自由的压迫则有过之而无不及,也是他遭受诟病的主要原因,这主要体现在他对要求信仰自由的再洗礼派的残酷镇压,通过开除教籍、监禁、流放、火刑、压制争辩等残酷的手段来铲除异己。医学家塞尔维特曾经还间歇的与加尔文进行书信联络,只因为他坚决否认三位一体说10,与加尔文的意见相左,便遭到了他的逮捕,并被处以残忍的火刑。卡斯特里奥也因为呼吁思想自由而命丧黄泉。从这一系列的暴力、专制事件中可以看出,掌权之后的加尔文不再是一个纯粹的宗教改革者,从世俗的意义上讲,他是一个君,只不过他所使用的工具掩藏在了宗教的外衣之下,而宗教本身也越来越成为他精神施暴的工具。虽然加尔文一直都自诩为“缄默”,但是他的行动往往与之相反,正如他呼吁警惕暴力但却时常用暴力解决问题一样,而且还最终导致了法国长达几十年的宗教战争。加尔文是一个教士,但同天主教会一样对世俗政治抱有澎湃的热情,这从他与阿米·佩林为争夺日内瓦的实际统治权而进行的激烈斗争中就可以看出来。加尔文的这些暴行,遭到了斯蒂芬·茨威格的强烈的谴责。在他的《异端的权利——卡斯特里奥对抗加尔文》一书的前言中,茨威格说:“一个教士、一个先知,不再相信自己信仰和教义的内在力量,转而乞灵于暴力进行扩张,他便是在向自由宣战”,针对达尔文思想独裁,茨威格认为“即便是最最纯洁的真理,一旦强加在持不同意见者的身上,就变成了对圣灵的犯罪”11。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讲,加尔文的宗教改革,实质上造成了对思想自由的摧残。

加尔文的一生,是多非多无从定论,不能因为它的污点就抹杀它对整个欧洲甚至世界的巨大贡献;但也不能因为他的功绩,就无视对他摧残自由的控诉。

 

 

注释:

     【1】引自[]迈克尔·马莱特《加尔文》,Pg.14

     2】引自[]迈克尔·马莱特《加尔文》,Pg.11

     3】引自[]迈克尔·马莱特《加尔文》,Pg.18

     4】引自[]迈克尔·马莱特《加尔文》,Pg.26

     5】再洗礼派:宗教改革中的激进派,要求信仰自由

     6】引自[]迈克尔·马莱特《加尔文》,Pg.32

     7】贵族立宪制:埃利奥特教授所称的“贵族立宪制”是一种政治的观点,它想用贵族的立宪权制衡王室的的治国权。引自[]迈克尔·马莱特《加尔文》,Pg.83

     8】引自[]迈克尔·马莱特《加尔文》,Pg.50。埃尔顿教授语。

     9】引自[]斯蒂芬·茨威格《异端的权利——卡斯特利奥对抗加尔文》,Pg.2

     10】三位一体说: 三位一体将一位上帝认作三个位格。其中每一位格都是无始无终的、全能的、完全平等的,在神性、时间、位置、力量和知识等方面完全一致,都是完全的上帝。反三位一体是一种否认基督教神学信条三位一体、道成肉身、耶稣神性的思想。引自:  http://baike.baidu.com/view/1595827.htm

 【11】引自[]斯蒂芬·茨威格《异端的权利——卡斯特利奥对抗加尔文》,Pg.6

 

文章录入:egret    责任编辑:egret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3 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 站长:titicka
    厦门大学南安楼,电话:0592-2186414,传真:0592-2186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