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
网站公告列表

  没有公告

返回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 >> 文章中心 >> 网络资源 >> 教育理念 >> 正文 今天是:
  [图文]什么是真正的大学学者?         ★★★ 【字体:
什么是真正的大学学者?
作者:张学文    文章来源:厦大图书馆参考咨询部    点击数:3318    更新时间:2007-9-21    
厦门大学图书馆参考咨询部
打印本页    来源:文汇报    发布时间:2006-7-13



  ●中国的大学学者经历了百年的磨练之后,应该说比过去好多了。不过,现在又出现很多新问题,比如学风浮躁问题、学术行政化问题、权学或商学交易现象等。现在凸显的问题是,甚至不用跨出象牙塔,大学学界本身就差不多要演变成了一个大市场了

  ●一个真正的学者必须具备关于人的全部天资的知识,要具备关于人的全部意向和需求的科学,要对人的整个本质有一个全面的估量。只有这三种知识紧密结合起来,才构成了我们所谓的学问。学者的真正使命就是:高度注视人类一般的实际发展进程,并经常促进这种发展进程,要忘记他刚刚做了什么,要经常想到他还应当做什么

  ●大学不是风向标,不能什么流行就迎合什么;大学的学者不是商人,不能以逐利为目标。当然,这里提倡的不是要求大学学者信奉经院主义,或做一个纯粹学究式的学者,而是希望,既然他们是大学的学者和社会的知识精英,就应该能够运用自己的理性,保持应有的良好的价值观念和学术心态


  最近几个月,我国学界很是热闹。先是某些学术不端乃至学术腐败之事被接连曝光,把学术界折腾得沸沸扬扬。当然,不太光彩的只是个别,学术界更有值得全国人民骄傲的大事,那就是中山大学教授朱熹平对世界七大数学难题之一“庞加莱猜想”的完整证明,这意味着中国学者再次迈上了数学界的巅峰。我想,这对中国学术界来说,确实令人鼓舞。当然,细想起来,我国的学者在很多方面仍然做得不够,需要进行一些深思。

  法国有一个叫巴士德的微生物学家,在他从事专业研究的工作过程时,法国正面临着包括蚕病、葡萄酒与啤酒制作、鸡瘟、狂犬病等诸多方面的困难。于是,巴士德教授放下手头的其他研究工作,专心研究如何解决上述问题。在完成这些工作后,他发表了研究成果,然后又回到自己的实验室。他没有给那些养蚕企业、葡萄酒酿造者、啤酒生产商、养鸡场或其他类似企业当顾问,也没有开设相关问题的工商业类课程。他认为,上述问题解决了,他作为一个学者的活动就应该终止,他已经为社会提供了“服务”。尽管巴士德的课题涉及上述问题,但都是学术性的,他对社会的服务因此适可而止。这是一个真正的大学学者以合理的方式为社会为公众发挥独特作用的例子。显然,它和我国目前学术界的主流情况不太一样。

  无论我们承认不承认,在很多人看来,我国大学的学者还是很多。电视媒体上抛头露脸的都是博士、教授或专家,难道他们不是大学学者吗?中国的大学学者经历了百年的磨练之后,应该说比过去好多了。不过,现在又出现很多新问题,比如学风浮躁问题、学术行政化问题、权学或商学交易现象等。现在凸显的问题是,甚至不用跨出象牙塔,大学学界本身就差不多要演变成了一个大市场了。目前有关学界的一系列负面事件就表明了一些牟利者在这种环境中捞到了很多好处,而且是名利双收。

  尤其是现在的大学和研究机构,国家资源投入很多,垄断在某些人手里,而监督与审计机制的欠缺使某些所谓的学者突然发现,甚至不用走出大学的校门,就可以在大学与学术界,既捞到学者或教授的合法名声,又能轻松赢得滚滚的钱财。所以,学术界有演变成某些人获取权力、利益的竞技场与角逐场的危险。那种为了套取科研资金而大量制作学术泡沫和大造科技卫星的恶劣行径必须引起我们的警醒!

  那么,真正的大学学者应该是什么样?换句话说,应该具备什么样的品格才能称作是大学学者呢?

  有人认为,学者之为学者,必备“旁征博引”与“咬文嚼字”两种武器。但现实的情况似乎又不是如此简单。德国学者费希特则认为,每个社会阶层都很重要,都值得尊敬;给予个人以荣誉的不是阶层本身,而是要很好坚守阶层的岗位,每个阶层只有忠于职守,完满地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才受到更大的尊敬。学者作为一个显要的社会阶层,他们的使命很可敬、很崇高,并且非常突出。正因为如此,学者才有理由成为最谦虚的人,因为摆在他们面前的目标往往是遥远的,因为学者们需要达到一个很崇高的理想境界,并且通常必须经过一条漫长的道路才能逐渐接近。一个真正的学者必须具备关于人的全部天资的知识,要具备关于人的全部意向和需求的科学,要对人的整个本质有一个全面的估量。只有这三种知识紧密结合起来,才构成了我们所谓的学问,或某种专门的学问。一个人只有真正献身于获取这些知识,他才能称为学者。由此,他指出,学者的真正使命就是:高度注视人类一般的实际发展进程,并经常促进这种发展进程。成为一个学者的规则就是要忘记他刚刚做了什么,要经常想到他还应当做什么。因为他是学者,所以他的使命主要是为社会服务,他应该比任何一个阶层都更能真正通过社会而存在。因此,学者应该特别承担起优先地、充分地发展他本身的社会才能、敏感性和传授技能的职责。总之,就学者的概念和学者的使命来说,学者就是人类的教师。他应该成为那个时代道德最好的人,应当代表那个时代可能达到的道德发展的最高水平。

  综合起来,我以为,要在当代做好一个真正的大学学者,就需要从学者的使命和责任出发,处理好与权力以及市场的关系:面对权力,不糊涂;面对市场,不浮躁;面对名利,不夸张。大学及其学者都不应该把功利和实用当作自身追求的本质目标和最终理想,而是要保持某种超脱,即一方面要享受心如澄清秋水、身如不系之舟的处世乐趣,另一方面要抱着恭敬不怠、颠沛以之这种追索真理的求学态度,这两方面应该构成一个真正的大学学者的生活方式和人生追求。正如费希特所言,一个真正学者的本分就是把这个时代和后代的教化工作担当起来,从自身的工作中产生出未来各代人的道路,产生出各民族的世界史。从根本上讲,学问和世俗功利是相冲突的,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固然是一种暂时的成功,但决不能也决不应该成为衡量大学学者的最高标准。现实情况常常是一些学者在媒介频频曝光之日,往往也正是他们学术生命开始枯萎之时。

  大学不是风向标,不能什么流行就迎合什么;大学的学者不是商人,不能以逐利为目标。当然,我这里提倡的不是要求大学学者信奉经院主义,或做一个纯粹学究式的学者,而是希望,既然他们是大学的学者和社会的知识精英,就应该能够运用自己的理性,保持应有的良好的价值观念和学术心态。  (作者 张学文为《新华文摘》教育专栏编辑)


原样浏览  关闭窗口  关键词:高等教育、大学学者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3 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 站长:titicka
    厦门大学南安楼,电话:0592-2186414,传真:0592-2186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