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
网站公告列表

  没有公告

返回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 >> 文章中心 >> 网络资源 >> 教育理念 >> 正文 今天是:
  [图文]学术科学岂能计划生产?         ★★★ 【字体:
学术科学岂能计划生产?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厦大图书馆参考咨询部    点击数:2684    更新时间:2007-9-21    
厦门大学图书馆参考咨询部
打印本页    来源:人民网    发布时间:2006-4-21



  当前,我国的学术研究活动普遍存在着被相关部门计划的现象。学者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忙于申请填表,忙于汇报论证,忙于应付各种名目繁多的检查、考核和验收。这种学术计划已成为妨碍中国科学发展的人文社会环境的主要问题。学术科学或学院科学也称纯粹科学、基础研究。计划化科学仅仅造成科学实际进步的极小部分。完全局限于计划化科学,简直无异于扼杀科学。


“学术科学”的本质、特性


  ● 美国著名科学家、管理者布什(Vannevar Bush):基础研究是认识和理解的源泉,它将导致新知识,提供科学上的资本,它创造储备。基础研究者是不受约束的自由学者,并不考虑实用的目的。基础研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且研究的结果难以精确预见和预测。在急于得到物质利益的社会压力下,应用研究总是要排斥纯粹科学的研究。因此,需要对基础研究提供特别的保护,并给予长期的和稳定的支持。

  ● 美国科学社会学家默顿(Robert Morton):基础研究者的社会角色具有如下特征:在选择所要研究的问题上具有相对的自主性;在研究过程中,他们有更大的自由度决定,是否从原来的问题转移到更有兴趣和更有前景的问题上;这种角色提供了基本的“参照群体”,对他们的中心性的研究工作进行评价的个人和群体是同行科学家,而非科学家被远远地拒之门外。

  ● 美国物理学家布鲁克斯(Harvey Brooks):学术科学研究的重点是由学科本身的标准和价值决定的,目标是本学科的观念创新和知识积累,它没有确定的外在“使命”,例如特定的社会目的。学术科学的研究常常是个人性质的,而很少是集体行为,其蕴涵着成果的评价和承认受制于全世界的同行,并非由本部门或本国的长官或不直接从事研究的外人来决定,从而能有效地抵制外行和国家的批评与干扰。虽然学术科学的研究经费大部分来自政府和其他赞助人,但是学术科学的自主性(autonomy)和内在价值却使科学共同体掌握着基础研究的方向和策略。

  ● 英国物理学家齐曼(John Ziman):学术科学是知识生产模式的最佳理想形态。它是由好奇心驱动的,是由研究者的个性或人格决定的,而不是由学术科学本身的目的和结果决定的。好奇心尤其是个人主义的品质,它意味着自主性,意味着个人自由地选择他所感兴趣的问题。从社会学的角度考察,学术科学作为整体是一种建制,在这里没有书面法规,没有首席执行官,没有共同计划。本质上,它是严重依赖于个人信任和机构信任的既定关系的一种社会秩序。“基础研究就是你在做不知为何而做的研究。”


计划学术:在观念上予以转变,在体制上予以改革


  鉴于学术科学或基础研究的上述本质以及它的以个人为主(或是几人小组)、目标模糊、探索性强、偶然性多、失败远多于成功、兴趣易变、课题频移、周期漫长、前景难料、结果未知等特性,因而无法像应用研究和工程技术那样制定详尽的计划和周密的措施。即使人为地订出计划,也难以按部就班地贯彻执行,最终大半是一纸空文,形同虚设。计划化科学,只是科学所体现的一点痕迹而已,它仅仅造成科学实际进步的极小部分。完全局限于计划化科学,简直无异于扼杀科学。使科学从属于福利计划化的这种非分观念,构成了对知识和道德生活状况总攻击的一部分。科学惟有在自由中方能繁荣昌盛,培育科学中的个人主义是有决定性的理由的。对于科学追求之组织惟有一种方式,那就是给予一切成熟的科学家以完全的独立。这样,他们便会把自己分配到可能发现的整个领域,每个人都把自己的特殊能力运用到对他而言最为有益的任务上去。于是,有尽可能多的道路可以开拓,科学亦可以最为迅速地遍及所有的方向。公共当局的职能,并不在于计划研究,而只是为科学家的追求提供机会和设施。

  反观现实,我们不能不为眼下的一些流行做法感到忧虑和焦急。科学政策的制定者和管理者,至今还没有摆脱大一统的计划一切的体制和陈旧的思维模式,成年累月地忙于拼凑形形色色的科学研究计划,组织所谓的 “集体攻关”。在人力和物力相对稀缺的情况下,这样做对于某些大规模的工程技术项目也许多少有用,但是对于科学尤其是学术科学而言,实在于事无补,最终只能是堂·吉诃德与风车搏斗。计划学术科学也使得科学家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忙于申请填表,忙于汇报论证,忙于小结总结,忙于应付各种名目繁多的检查、考核和验收。为了获取资助,逼得科学家不得不跑腿、说情、拉关系。不仅如此,还逼得科学家说大话和说假话,在申请课题时把研究进度描绘得头头是道,把研究前景吹嘘得活灵活现——还没有开始研究,天知道这些“先知先觉”从何而来?更有甚者,长期“逼良为娼”,致使一些科学家和计划管理者沦为肮脏的行贿者和受贿者,沦为“课题掮客”、“项目掮客”——计划学术科学顺理成章地蜕变为滋生学术腐败的温床。

  由此可见,计划科学,尤其是计划学术科学有百害而无一利,必须尽快在观念上予以转变,在体制上予以改革。可行的思路是,充分认识学术科学的本质和特性,纠正不合时宜的规章和政策,中止制定没完没了的学术科学研究计划,淡化现行的课题申请和立项制度,把事先的以课题招标为主的设计逐渐转化为事后的“产品收购制”。对于已经做出或即将做出重大发明或发现的科学家,及时继续给予足够长期和足够强大的支持。对于有实力或发展潜力的科学家,要设置公平的竞争舞台,让他们自由研究他们感兴趣的问题。在必要时通报一下即可,不必时不时地写书面汇报和组织查验,届期根据具体情况再决定继续支持与否。要相信,真正的科学家具有高度的事业心和责任感,他们会把这种自由作为无比珍贵的礼物来接受,绝对不会无所事事,做逍遥游的。在科学共同体内,总是有一小批人苦心孤诣,潜心研究,无暇旁骛的。对于学术科学而言,这样的少数人就足够了,人员过多反倒是鼓励平庸,是对有限资源的浪费。

  以上就学术科学所说的东西,无疑也适合于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中的纯学术研究或纯理论研究,因为它们在本性和做法上是相同的或相似的。(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   李醒民)



原样浏览  关闭窗口  关键词:科研管理、学术研究活动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3 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 站长:titicka
    厦门大学南安楼,电话:0592-2186414,传真:0592-2186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