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
网站公告列表

  没有公告

返回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 >> 文章中心 >> 网络资源 >> 教育理念 >> 正文 今天是:
  大学人文教师的职责是什么         ★★★ 【字体:
大学人文教师的职责是什么
作者:刘旭光    文章来源:厦门大学图书馆    点击数:3041    更新时间:2007-9-21    

厦门大学图书馆信息参考部

打印本页    来源:中国教育报    发布时间:2005-1-20


 

  除了将专业知识灌输给学生,一个大学人文教师还应当做些什么?“老师,您讲的这些东西有什么用”?这是我在大学教学中遇到的最多的质问。我不禁思考——大学人文教师的职责是什么? 

  不是要给出答案,而是希望大家和我一起思考——除了将专业知识灌输给学生,一个大学人文教师还应当做些什么? 

  “老师,您讲的这些东西有什么用”?这是我在大学教学中遇到的最多的质问,作为一个中文系的教师,我可以告诉学生关于文学的九个定义,关于美的八种看法,也可以告诉他杜甫诗歌的艺术特色,还可以告诉他文艺复兴的意义,但这些到底有什么用呢?在这个功利社会中,这不仅是我一个人面临的责难,更是中文、历史、哲学等这些人文学科甚至所有基础学科共同面对的问题。在市场化条件下的今天,我们注意到大学所学专业与以后所从事的职业渐渐脱离,它遮蔽了我们对此问题的深层追问。但是问题的另一面:怎么样才算是一个合格的人文学科的教师?应该是我们人文教师当下直面回答的问题。 

  这个问题令人感到既困惑又痛苦。大学教育由于没有应试与升学的压力,所以大学缺乏一个衡量教学成功与否的标尺,这对于大学教师而言,就少了一柄悬在头顶的责任之剑。事情往往是这样:为一门课准备的教案,我可以读它十年。如果以期末考试为监督,那么大学教师的责任更是轻如鸿毛。因为我出题,我阅卷。如果是交一篇论文,那就更简单、更容易了,在网络里随意拼凑一篇具有初学性质的论文就可应付。所以大学生中就有了“六十分万岁”的口号。这个口号喊出的不是学生的麻木,而是教师的麻木。事实是教师无须为效果负责,他完全可以在一遍又一遍的重复中混下去,如果能让课堂气氛好一些当然好,不好也没有关系。抛开科研因素,我们的大学教师怎么做才算合格的呢?他的教学达到了什么样的目的才算是对学生,对社会尽到了责任了呢?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授业容易,解惑也不难,问题在于“传道”。如果我们将思想政治教育、马克思主义哲学与邓小平理论教育当作“传道”的话,对于一般的专业课老师而言,把马克思主义之道贯穿在教给学生的专业知识中,也就完成了任务。不过这样做的后果是:学生所学之业与所得之道自然而然地化为大学里的学分。但当我们的学生要踏上社会,而行囊里却只有一些不知道有没有用的东西,此时,我们如何心安呢?这或许不是一个要求大学教师来承担责任的问题,社会对学生的要求和选择不是教师可以左右的。社会选择的是一个人以及这个人的能力,而不仅仅是他的专业知识。 

  所以,大学人文教师的责任不应当仅仅是授业、解惑、传道,真正的责任或许是,把学生教为一个合格的“人”,一个无论放在什么岗位上都可以作出一番成绩的人。这相对于传授实用知识与技能的理科老师而言,人文教师的任务更加艰难,责任更加重大。因为像中文、哲学、历史这样的人文学科并不能直接传授谋生的技能。那么,人文学科的目的是什么?我们人文教师的职责又体现在何处呢? 

  所谓的“人文学科”,来自古代西方人的一个理想——使人成其为“人”,第一个“人”是自然人,第二个人是能够承担社会责任并且具有人性的人。承担责任需要能力,而这个能力就是他们所认为的人性,包括语言表达的能力,独立思维的能力,领袖群伦的能力,辨别是非的能力。如果我们不是把人理解为生产线上的工具的话,或者赚钱的工具的话,那么大学教育就应当使学生具有人之为人所应具有的素质与能力,人之为人所应具有的品格。 

  我记得学生中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一个好的大学教师有三个标准,一是不要让学生在上课的时候太瞌睡;二是不要让学生在考试中不过关,三是不要拖堂耽搁学生吃饭。这既是讽刺,也是现实,更显得可悲。对于一位大学人文教师来说,讲课可以风趣,而不应当是插科打诨;讲课可以严肃,但不应当死抱教条与课本。但仅仅做到这些就合格了吗?实际上怎么讲并不是问题的关键,而是在所授之课并没有什么实用性的情况下,为什么而讲,通过讲课要达到什么目的才是最重要的。这不是某一个教师所能回答的问题,但却是每一个教师都必须做出回答的问题。我的回答是:启蒙、解蔽、陶铸。 

  首先是启蒙。什么是启蒙?“启蒙就是人类从他加诸自己的不成熟状态中摆脱出来。不成熟状态是指没有别人的指导,人就不会使用他自己的理解力。要是这当中的原因不是因为缺少理解力,而是离开他人指导就缺乏果断和勇气来运用它,这一不成熟状态就是人加诸自身的了。故而,启蒙运动的座右铭就是:敢于聪明!勇于使用你自己的理解力!”(康德语)敢于聪明,敢于使用自己的理解力,这对于一个开始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来说,是最重要的。在初中级教育中,学生所要接受的教育、所学习的内容对他们而言是无条件的,必须服从和接受,因为这种教育旨在培养学生的理解力,这种能力对于一个社会性的人来说,是无条件的。而高等教育,特别是人文教育,尽管同样是在培养理解力,但更重要的目的却是教学生使用自己的理解力。自由运用自己的理性,独立思考而不依赖外部的权威,这是一个成其为人的根本条件,只有这样学生才可以自主选择。启蒙既是要给予学生思想和感觉的方式,同样是造就学生行为和举止的方式,这或许才是一个大学人文教师的使命感之所在。但问题是,如何启蒙? 

  启蒙之路,首先在于“解蔽”。对于一位大学人文教师来说,要做到启蒙,主要在于解“蔽”。什么是“蔽”,大学人文教育不是洗脑,不是强迫性的接受,一切东西如果不是学生自己选择的而是强制接受的,这就是对精神与思想的“遮蔽”。大学人文教师必须让学生学会去自己选择,不应当去遮蔽,大学人文教师没有权利给出答案,顶多是给出备选答案。或者,给出自己的答案,但必须解释清楚,答案是怎样得出的。这要冒不被理解的风险(学生们有时会报怨太玄或太乱),但它会促使学生们去想办法理解,会去主动地怀疑,而不是等着背答案,而这正是大学人文教育最可悲的地方。另外,教师也有责任在学习方法上进行解蔽,孔子说:好仁不好学,其蔽也愚;好知不好学,其蔽也荡;好信不好学,其蔽也贼;好直不好学,其蔽也绞;好勇不好学,其蔽也乱;好刚不好学,其蔽也狂。必须把学生引向积极地学习与思考,把他们从混噩中唤醒,虽然不一定成功,虽然学生之才性有长短,但必须去做这样的努力,和他们对话,和他们交流,以平等的心态和他们探讨同一个问题,从而引导他们去反思,去追问。 

  当然,启蒙,解蔽不是要让他们的心中空空如也,启蒙是要他们积极寻求,解蔽是为了剪除莠草。莠草已除,佳禾必生,这本身是一种“陶铸”,对心灵的陶铸。与其给青年学生讲大道理,不如让他们主动去追寻大道理。只要他们能够运用自己的理解力去追问,只要解除遮蔽他们的种种偏执与狭隘,自然能陶铸出一颗澄明而高贵的心,真善美自然会在这样一颗心中生长起来。当然,德高为师,身正为范,一个教师对于学术的真诚与执着会被每一个学生看在眼里,他对待学生的真诚与平实也会被学生记在心头,一个大学的人文教师,应当能够让学生尊重自己,这既是对自己的责任,也是对学生的责任。 

  一个健全而独立的人应当是善反思、爱追问、能寻解、肯行动的人,应当是一个有高尚心灵的人。或许培养出这样的人,才是一个大学人文教师的责任所在,大学人文教师的责任不仅仅是传授知识,还要建起一颗愿意接受知识的心灵,以及能够应用知识的心灵。这就是我的一管之见,也是我对那些追问人文学科意义的学生的回答。人文学科本身当然有其意义,但更重要的是在钻研这些学科的过程中成为一个健全而独立的人。当这些健全而合格的人走上社会时,或许他们还少一些技能,缺一些经验,但他们马上就会习得,因为他们有这个能力。当下知识界的热门话题是公共知识分子的责任问题,而这些公共知识分子主要是一些大学人文教师,因此我想,在讨论公共知识分子的责任之前,更应当讨论的是大学人文教师的职责问题。希望我的一点浅见可以抛砖引玉,引出大方之家对这个问题更加深刻与全面的回答,既可以解学生之困,也可以解我这样的青年教师之惑。 (刘旭光)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3 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 站长:titicka
    厦门大学南安楼,电话:0592-2186414,传真:0592-2186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