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
网站公告列表

  没有公告

返回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 >> 文章中心 >> 网络资源 >> 教育理念 >> 正文 今天是:
  [图文]爱学习的国家进步快         ★★★ 【字体:
爱学习的国家进步快
作者:宋念申    文章来源:人民网    点击数:2685    更新时间:2007-9-21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加里·贝克尔认为

爱学习的国家进步快(高层访谈)

 

贝克尔教授正接受记者采访。宋念申摄

  
  “在21世纪,人力资本将对一个国家和民族的进步起决定性作用,对知识的投资也将获得最大的回报。”加里·贝克尔,这位1992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近日在北京大学演讲时如是说。
  人力资本将在未来的经济发展中起决定作用
  贝克尔今年75岁,这次做客北大,也是他在时隔24年后,第二次来到北京。他演讲的主题为“知识、人力资本、人口和经济增长”,其核心观点是,人力资本将在未来的经济增长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人力资本”在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公认的、绝对清晰的定义,但一般来说,它包含的主要方面,是人的知识、技能、生产能力、价值观、态度等构成人的质量的因素。
  贝克尔用大量统计数据证明,不论在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学校教育、职业培训及成人教育等,都已经获得了越来越高的回报率。在现代经济中,技术和人才已成为经济发展最为关键的要素。以美国为例,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不同教育水平的人,在工资增长方面似乎变化不大,甚至高学历者的工资增长,还一度出现下降的趋势。1979年,一个美国经济学家写了本名为《教育过度的美国人》的书,书中认为,高学历者工资水平相对下降,是因为受了过高的教育所致。“但是”,贝克尔说,“这本书问世的第二年,情况就出现了变化”。高学历者的工资快速增长,到20世纪末,不同教育水平的人收入差距越来越大。如今,人力资本的投资在美国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中,已占有很高的比例。
  在北京大学,面对众多学子发表这样的演讲,有其独特的意义。今天,毕业生就业难已成为困扰中国大学生们的普遍问题。不少学生在提问时,都提出了就业市场上高学历者难找工作的现象。
  贝克尔认为,应当用长远的眼光看待这个问题,在未来5年、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投资知识的优势终究会显现出来。
  经济发展会带来社会价值观与道德的变化
  有人将贝克尔的经济学理论称为“经济帝国主义”,即他倾向于认为,用经济学方法(比如每个人都追求效益最大化、市场平衡等)分析其他社会现象,比如家庭经济、犯罪问题等。在演讲后的专访中,本报记者把话题引向社会价值观、社会道德的变迁与经济发展的关系上。
  贝克尔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他说,经济增长与社会道德、价值观变化的关系是双向的,经济增长会改变社会价值观,社会价值观也会改变经济增长。中国人具有很多传统美德,比如勤劳、诚实、注重家庭等,这些都是发展现代经济的优势所在。而随着中国经济发展,一些负面因素必然随之而来,比如犯罪问题、传统价值观的丧失等。他认为,有一些现象是必然要产生的,诸如离婚率上升、人口出生率下降、社会保障系统出现问题等,而且,随着中国经济的继续发展,这些问题也会更多地出现。“问题是否可以解决?是的,我相信可以,但中国需要为此做好准备,中国不会绝缘于这类问题”,贝克尔说,“它们曾经发生在先富裕起来的香港和台湾,也会发生在大陆……人们必须对此加以注意。”
  美国不应该对中美贸易增加限制
  贝克尔还回答了有关中国经济模式以及中美贸易摩擦等方面的问题。他认为,出口导向型经济对中国是有益的。“中国积极融入全球经济,不但向海外市场大量出口产品,同时进口产品也很多。对中国来说,开放其经济的措施是非常明智的。”
  他指出,相对而言,中国还是一个贫穷的国家。美国花了数十年时间,才将其经济结构由以制造业为主转向以服务业为主,美国和中国的经济发展阶段并不相同。未来几十年内,中国经济如果继续发展,就必然会像美国、欧洲或日本那样,制造业的比重逐渐降低,服务业的比重不断提高。“而在中美贸易问题上,我认为,美国不应该对中美贸易增加限制,例如对纺织品设限。对美国来说,采取自由贸易的立场,对其经济发展更加有利。对中国来说,道理也一样。”
  贝克尔也谈到中国发展面临的两个问题:第一,贫穷国家相对更容易发展,因为可以借鉴发达国家的技术,具有后发效应,但当穷国逐步富裕起来后,就不可能永远借鉴,而需要发明自己的技术;第二,中国经济也存在着弱点,如资本市场、银行系统及国有企业等存在的问题。“这些问题是可以解决的。解决这些问题也对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有利。”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这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不断流露出对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赞赏,和他对中国未来的信心。他说,北京的变化超乎他的想像。这位满头银发的经济学家兴奋地表示,“我下次再来这里时,一定不会再像这次这样,间隔那么长的时间了”。▲



    《环球时报》 (2005年06月15日 第十五版)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
  •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3 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 站长:titicka
    厦门大学南安楼,电话:0592-2186414,传真:0592-2186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