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
网站公告列表

  没有公告

返回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 >> 文章中心 >> 网络资源 >> 教育理念 >> 正文 今天是:
  [组图]法国中学的哲学教育       ★★★ 【字体:
法国中学的哲学教育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http://www.infzm.com/content/78184    点击数:5855    更新时间:2012-7-8    

作者: 崇明 最后更新:2012-07-06 15:10:59

在法国,普通高中和技术高中的所有学生,只有通过哲学会考,才能毕业并有资格进入大学。 (崇明/图)

在法国,哲学是高中生的必修课和会考的第一门科目,但法国中学哲学教育的目的并非为了造就哲学家,也不是为了让法国人掌握哲学,而是为了培养公民

法国年轻人的成年礼

很多年前,在一堂法语作文课上,听外教谈起她在巴黎高师预备班上的哲学作文训练。她列举的几道作文题中,我还记得一道。这道题让我印象深刻,是因为它只有两个法语词“Moi, je……”这两个字的意思都是“我”,后者是主语,前者是强调后者的同位语。“我,我……”,我当时心里直嘀咕,要求刚刚中学毕业不久的年轻人用四个小时对“我”做一番哲学发挥,大概只有这个产生过“我思故我在”的哲学思想的民族才能想得出来。

这种哲学训练,针对的并非仅仅是能够进入高师预备班的中学毕业生精英。2011年前,它是所有普通高中(分为人文科、经济社会课与科学科)和技术高中(以协助学生升学为目的,不同于职业高中,后者以就业为目的)的高三学生必修课,而从2011年开始,法国教育部规定从高中一年级就开始哲学教育。并且,哲学是中学毕业会考的第一门科目,普通高中和技术高中的所有学生,只有通过这一会考,才能毕业并有资格进入大学。用一个法国记者半开玩笑的话来说,哲学会考似乎成了法国年轻人的成年礼。

把哲学作为高中生的必修课和会考科目,这是法国中学教育的独特之处。欧洲另外两个伟大的哲学民族——英国和德国,并未如此推崇中学哲学教育。在德国,哲学课只是中学生的选修课;在英国,哲学课则更多的是比较宗教课或逻辑课。在欧洲,除了法国之外,只有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把哲学列为高中生的必修课。在这几个国家中,意大利主要是在“思想史”课程中教授哲学史的某些内容;西班牙的哲学课分为两年进行,第一年是公民教育,第二年是哲学史。

法国则按照哲学概念和主题来组织哲学课,训练学生对关乎人生、社会、政治的一些根本问题,进行初步的哲学思考。最近在国内网上热议的哲学会考试题反映了这一点。

这些问题在最伟大的哲学家们那里,都是争论不休的话题,为什么法国要求其国民在年轻时就开始加以思考?事实上,在法国,中学哲学教育的目的并非为了造就哲学家,也不是为了让法国人掌握哲学,而是为了培养公民。这解释了为什么经济社会科、理科乃至技术科的中学生都被要求学习哲学。中学哲学教育的本质乃是公民教育,因为哲学被认为有助于塑造具有自由精神、批判意识和政治责任的“开明公民”。

学习哲学是公民的权利

通过教育塑造公民的理念,可以追溯到18世纪的启蒙运动。而在法国大革命期间,革命者试图建立新的教育体系,来锻造新法国所需要的理性国民。拉卡纳尔(Joseph Lakanal)在大革命前是天主教修会的哲学老师,他在1793年进入国民公会后,积极参与国民教育改革。他认为,自由思考和发展批判理性的权利属于每个公民。显然,哲学对于培养自由思考和批判理性至关重要。因此,从大革命教育哲学的逻辑来看,学习哲学是共和国公民的权利。

哲学教育并没有能够在混乱动荡的大革命中得到实践,倒是被终结了大革命的拿破仑纳入到法国公共教育系统中。拿破仑非常重视针对12岁以上男孩的中等教育,致力于把他们培养为国家所需要的军人或公务员。当然,拿破仑对自由思考和批判精神毫无兴趣,他希望教育能够培养忠诚于“宗教、君王、国家和家庭”的公民,而哲学对于他而言,只是这一国家教育的工具罢了。

中学哲学教育并未随拿破仑垮台而终结,而是不断得以发展。在保守的自由主义七月王朝期间,1840年担任公共教育部长的哲学家库赞(Victor Cousin)强化了哲学教育在中学中的地位,并引入作文的形式来培养中学生的哲学思考和表达。

在属于第三共和国时期的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共和国和天主教会的斗争最终以确立政教分离原则告一段落,共和国因此在政治和教育上取得了完整的支配权。反教权和反旧制度的共和国致力于通过初级和中等教育向国民灌输自由、平等、博爱的共和精神,中学哲学教育被认为是通过思考学习自由的重要途径,是共和国通过学校展开的公民教育的顶峰和完成。因此,哲学学习不仅仅是公民的权利,也成为他们的义务。

2012年法国高中毕业会考哲学试题
2012年6月18日星期一上午8时,全法国334464名报考普通类高中毕业会考的学生开始第一门科目——哲学的考试。每位考生可在3个题目中任选一题,考试时间为4个小时。

人文科考生试题

题目1:通过工作我们获得什么?

题目2:所有信仰都违背理性吗?

题目3:解释斯宾诺莎《神学政治论》的一个节选段落。

科学科(理科)考生试题

题目1:我们是否有责任寻求真理?

题目2:没有国家我们是否会更加自由?

题目3:解释卢梭《爱弥尔》的一个节选段落。

经济社会科考生试题

题目1:存在着自然欲望吗?

题目2:工作,是否仅仅是为了有用?

题目3:解释乔治·柏克莱《论消极服从》的一个节选段落。

自由是哲学教育的目的

第三共和国至今,“自由”被法国人视为中学哲学教育的灵魂。

首先,在共和主义理念里,只有能够运用自己的心智独立思考的公民才会认同民主共和国这一政体。从大革命到20世纪初,共和国正当性的确立有赖于国民能够摆脱天主教和君主制传统在政治上的约束。今天,民主和共和的正当性在法国已经毋庸置疑,但是哲学教育的自由品质依然重要。

在现代社会获得充分权利和尊严的个体,是否有能力运用自己的自由?这需要他们对人生和社会的一些最基本、最重要的问题具有思考能力。哲学教育有意识地引导即将成年的少男少女们关注哲学问题,因此“自由是否意味着不遇到障碍”、“欲求不可能的事物是否很荒谬”这样的问题出现在会考当中,并不令人意外。

同时,共和国要良好运作,公民能够在自由中理解和承担自己的社会和政治责任并且相互尊重与合作是必不可少的。所以,哲学教育也常常围绕一些对于政治和公共生活而言不可或缺的问题展开,如国家的权威、工作的价值、个人的权利和义务、自由的内涵和限度等等。

自由还体现在哲学教育的方式上。中学哲学教育没有任何正式教材,教师依据一个内容宽泛的大纲来选取教学内容,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来组织教学。因此,教师可以说是这一教育的主宰,他的个人风格和能力往往决定了哲学课成功与否。而学生在学习中也享受充分的自由。

首先,这一教育反对知识性的灌输,因此不采取哲学史的教育方式;学生不需要花时间去掌握哲学家的思想和哲学观念的演变,而是在老师的引导和激发下,围绕某些概念和文本来对最具有普遍性的问题进行自主思考。

其次,训练和考试通过作文来进行,没有国内考试中的填空题、选择题、问答题等等。在会考中,学生有四个小时的时间来对一个问题或一段文字发表自己的看法。显然,这需要掌握一定的哲学知识和概念,但更重要的是在这些知识和概念的基础上来明确问题,发挥自己的思考,同时必须能够有效地组织和表达自己的思考。

显然,贯穿自由精神的中学哲学教育,必须在一个崇尚自由思考的氛围中才能进行。从启蒙运动开始,法国人就热衷于哲学。今天的法国人,依然保留了18世纪在咖啡馆、沙龙中讨论哲学的习惯,哲学爱好者经常就一个问题在咖啡馆里组织一场非正式的辩论。哲学学者的课程和讲座、媒体如著名的法国文化电台中的哲学节目,也很受欢迎。

极其严格的高中教师资格考试保证了中学哲学教师的素质。很多高中教师都有博士学位,他们像大学教师一样同时从事研究,出版著作,甚至成为某些领域的知名专家。不少学者在找到大学教职之前都会在中学任教一段时间。如果在学术会议上你碰到某位法国学者,头衔不过是中学教师,你因此轻视他,那就错了,因为他可能已经出版了好几本著作并得到业内同行的承认。

哲学教育也常常遭遇失败

当然,哲学教育和其他学科的教育一样,也常常遭遇失败,并且失败的比率可能更高。我有一个法国朋友,他以一篇关于卢梭的论文获得哲学博士,之后一直在一所高中教哲学。我读过他关于卢梭的论文,非常精彩。有一次他给我看学生的考卷,试题是对帕斯卡的一段话进行分析。他对某些学生非常不满,批评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爱读书。他给我看了两份考卷,几乎是空白,只能得一两分(满分是20分)。事实上,哲学会考的平均分也就在10分左右。

2012年是卢梭诞辰300周年。熟读卢梭的法国人不会忘记他在《论科学与艺术》中的教诲,真正的哲学思考只有少数人才能胜任,而很多人热衷于哲学,不过是因为无所事事和虚荣自负。由虚妄的哲学活动而发展出来的文人政治的危害,经历过大革命恐怖和二战后意识形态迷狂的法国人,不会没有切肤之痛。夸夸其谈、招摇撞骗的哲学明星,在今天的法国也屡见不鲜。因此,法国的中学哲学教育反对浮夸的博学和辩论。哲学教育目的首先是让学生认识到,人类的一些根本问题和他们也是密切相关的。这种启迪和发现会影响他们一生,并非因为他们会成为哲学家或学者,而是因为他们认识到人生和职业的意义,取决于他们是否能对这些问题给出让自己满意的答案,而他们也应当以自己的人生和职业,去理解这些问题并探求其答案。

法国的哲学爱好者在咖啡馆中讨论哲学。 (崇明/图)

更为重要的是,中学哲学教育是对政治生活的准备。十七八岁的中学生,在哲学课上就正义、自由、平等、国家、工作等问题所学到的知识和进行的思考,事实上是对他们成为公民的预备。差不多同时,他们获得选举权,在法律上成为完整的公民,将在生活中切身理解公民的政治和道德职责。人们只能在自由的运用中学习掌握自由,公民教育只能在政治生活中完成。年轻的法国人能够在政治参与中检验和理解哲学教育传授给他们的公民之道。

换句话说,政治生活将延展哲学教育所提供的公民教育,或者说政治生活是哲学教育的延续。此外,哲学能够激发但并不必然能引导的爱欲激情,在政治生活所培育的现实感和审慎中得到约束。因此,哲学固然有可能制造一些心怀不满、以自己的激情和自负扰乱社会的不良公民,法国也不时会出现萨特这一类以其爱欲和疯狂蛊惑年轻人的哲学教师,但柏拉图所警告的“哲学毒蛇”,不能咬伤清明节制的城邦公民。

近二十年来,某些东欧、拉美国家也纷纷在中学中开展哲学教育,帮助年轻人通过自由思考来理解自由的价值。哲学教育成为民主化的重要内涵。哲学与民主的有益关联,取决于哲学的执著和民主的热忱能否在政治中化身为健全的公共精神和公民德性。只有那样,我们才能分享1995年巴黎哲学宣言所表达的信念:“哲学思考在教学和文化生活中的发展,通过发挥公民的判断力——一切民主的基本要素——积极地推动了对公民的塑造。”


 
 
 

法国历年高考哲学作文(更新至2012)

2012-06-07 18:58:31
【写在前面】 没想到这个帖子会引起这么多人的注意,我的初衷纯粹是总结一份哲学题目来拓展一下视野而已。无论是法国高中的考题,还是法国大学本科里哲学专业的考题/练习题,质量都还算是蛮高的,适合静下心来仔细地思考、训练一下思维。大家觉得法国高中哲学作文题很难、乍一看完全不回作答,其实是因为大家没有接受过相应的训练、没有做相关的阅读而已。法国学生也不是一上来就能长篇大论的,他们也是经过大量的(甚至很痛苦的)阅读和写作训练。其实如果让法国的学生来考中国的高考,他们也会死得很惨;他们和我们其实就是各自在各自的国家、根据自己的国情、在各自的教学道路上艰难前行,仅此而已。此外,我高中和大学的课程也都有认真地学习,并没有以此来全盘否定国内教育,很多基础的东西,到了任何地方都是同样重要的。

【正文】
法国可以说是最重视中学的哲学教育的国家之一,从柏拉图到现当代的哲学思想都会有详细的讲解,让学生充分了解人类的思想史;并且,这个过程中是不带有价值评断的,法国中学教育要求教师们能尽可能客观地讲述内容,如果想要批驳一个作家或哲学家A的思想,老师不能自己随意发表意见,而是必须有理有据地引用另外一个作家或者哲学家B在某处针对A的批判言论才行,这样一来,学生的个人观点、个人思考能力才不会被老师的话语和个人政治、哲学倾向所影响,而且,这也算是为学术伦理打下了基础。(当然了,“原则上”是如此,但老师们在授课时候还是会“适度地”有个人风格、会表露出个人倾向的不然的话,老师们自己就变成机器了。)回顾我自己在国内高中时候上过的政治课里的哲学内容(第一册是道德法律基础、第二册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第三册是国家和政体),教材内很少有客观完整地介绍一个思想,更多的则是粗线条地介绍某个思想中的一隅,然后大篇幅地下价值判断:“这是孤立地片面地静止地看问题”…

在法国的高考(会考)中,哲学自然是一个大科目,法国的分科主要分为文学方向、理科方向、社会经济方向三大类。无论你选择哪个方向,无论你未来想要读综合大学还是高等商学院,考试中必有的一个科目就是哲学。每年考试的哲学论文也成为整个社会探讨的话题,热度不亚于中国高考的语文作文题。法国哲学作文大致要求在1800-2000字左右, 4小时内当堂完成。

以下是2006至今的作文题目。为了避免法汉翻译中产生的歧义,我配上英文翻译,以方便理解。

【2012】
Série L( littéraire) 文学考生卷
-"Que gagne-t-on en travaillant?"
在工作中我们收获了什么?(What do we gain by working?)
-“Toute croyance est-elle contraire à la raison?”
所有的信仰都与理性相对立吗?(Is every belief contrary to reason?)
-Commentaire: Spinoza «Traité théologico-politique»
评论斯宾诺莎《神学政治论》中的节选
La fin de l’Etat n’est pas de faire passer les hommes de la condition d’êtres raisonnables
à celle de bêtes brutes ou d’automates, mais au contraire il est institué pour que leur âme et leur corps s’acquittent en sûreté de toutes leurs fonctions, pour qu’eux-mêmes usent d’une raison libre, pour qu’ils ne luttent point de haine, de colère ou de ruse , pour qu’ils se supportent sans malveillance les uns les autres. La fin de l’Etat est donc en réalité la liberté. [Et], pour former l’Etat, une seule chose est nécessaire : que tout le pouvoir de décréter appartienne soit à tous collectivement, soit à quelques-uns, soit à un seul. Puisque, en effet, le libre jugementdes hommes est extrêmement divers, que chacun pense être seul à tout savoir et qu’il est impossible que tous opinent pareillement et parlent d’une seule bouche, ils ne pourraient vivre en paix si l’individun’avait renoncé à son droit d’agir suivant le seul décret de sa pensée.C’est donc seulement au droit d’agir par son propre décret qu’il a renoncé, non au droit de raisonner et de juger ; par suite nul à la vérité ne peut, sans danger pour le droit du souverain, agir contreson décret, mais il peut avec une entière liberté opiner et juger et en conséquence aussi parler, pourvu qu’il n’aille pas au-delà de la simple parole ou de l’enseignement, et qu’il défende son opinion par la raison seule, non par la ruse, la colère ou la haine.
政治的目的绝不是把人从有理性的动物变成牲畜或傀儡,而是使人有保障地发展他们的心身,没有拘束地运用他的理智;既不表示憎恨、忿怒或欺骗,也不用嫉妒,不公正的眼加以监视。是在说来,政治的真正目的是自由。现在我们已经明白,形成一个国家,立法之权必须委之于全体人民,或人民的一部分,或委之于一个人。因为,虽然人民的自由的判断是很有不同的,每人都以为只有他自己通晓事事物物,虽然感觉与言论完全一致是不可能的,若是个人不放弃完全依自己的判断以行动之权,是无法保持安宁的。这样来说,个人放弃自由行动之权,而不放弃自由思考与判断之权,是对的。没人能违反当局而行动而不危及国家,虽然他的想法与判断可以与当局有分歧;他甚至可以有反对当局的言论,只要他是出于理性的坚信,不是出于欺骗、忿怒或憎恨,只要是他没有以私人的权威去求变革的企图。(中文翻译摘自温锡增的译本)


Série S (scientifique) 理科考生卷
-"Serions-nous plus libres sans l'Etat?"
没有国家我们会更自由么?(Would we be more free without the State?)
-"Avons-nous le devoir de chercher la vérité?"
我们是否有义务寻求真理?(Do we have the duty to seek the truth?)
Commentaire: Rousseau, «Emile ou De l’éducation».
评论卢梭《爱弥尔》节选(节选内容略)

Série ES(économique et social) 社会经济类考生卷
-"Travailler, est-ce seulement être utile?"
劳动,仅仅就是为了有用性(效益性)吗?(Work, is it just to be useful?)
-Peut-il exister des désirs naturels?
存不存在天然/天生的欲望?(Can there be natural desires?)
-Commentaire: George Berkeley, «De l'obéissance passive»
解读乔治·贝克莱《消极服从论》的一段节选

【2011】
文学考生卷:
- "Peut-on prouver une hypothèse scientifique ?"
我们能否证明科学假说 (Can we prove a scientific hypothesis?)
- "L'homme est-il condamné à se faire des illusions sur lui-même ?"
人(类)是否注定要以自己为中心制造幻象、对自己充满幻想
(Is Man condemned to make illusions about himself? )
- Expliquer un extrait du "Gai savoir" de Nietzsche
解读尼采的《快乐的知识》的一段节选 (节选部分略)

理科考生卷:
- "La culture dénature-t-elle l'homme ?"
文化是否扭曲了人本身 (Does Culture distort Man ?)
- "Peut-on avoir raison contre les faits ?"
我们是否有理由否决事实 (Can we be right against the facts? )
- Expliquer un extrait des "Pensées" de Pascal
解读帕斯卡尔《思想录》的一段节选

社会经济考生卷:
- "La liberté est-elle menacée par l'égalité ?"
自由是否被平等所威胁 (Is Freedom threatened by equality? )
- "L'art est-il moins nécessaire que la science ?"
相比科学,艺术是否是次要的 (Is Art less necessary than Science? )
- Expliquer un extrait de "Les bienfaits" de Sénèque
解读赛涅卡(古罗马政治家)《论善行》的一段节选

艺术生卷

- "La maîtrise de soi dépend-elle de la connaissance de soi ?"
自我克制是否取决于自我认知 (Self-control depends upon self-knowledge?)
- "Ressentir l'injustice m'apprend-il ce qui est juste ?"
体验不公是否能让人明白正义的内涵
(Is it by perceiving the injustice that I shall learn what is right?)
- Expliquer un texte de Nietzsche
解读尼采的一个选段

【2010】
文学考生卷:
La recherche de la vérité peut-elle être désintéressée ?
对真理的追寻是出于无私之心吗 (Can the search for truth be disinterested?)
Faut-il oublier le passé pour se donner un avenir ?
该不该忘记过去以便给自己一个未来?(Should we forget the past in order to have a future?)
Un commentaire d'un extrait de la Somme théologique, de Thomas d'Aquin
评论托马斯·阿奎那《神学大全》的一个选段

理科生考卷:
L'art peut-il se passer de règles ?
艺术可否无视规则(Can the art do without rules?)
Dépend-il de nous d'être heureux ?
快乐是否取决于我们自身(Does it depend on us to be happy?)
Un commentaire d'un extrait du Léviathan de Thomas Hobbes.
评论霍布斯的《利维坦》的一个选段

社会经济考生卷 :
Une vérité scientifique peut-elle être dangereuse ?
科学真理会不会是有危险性的 (Can a scientific truth be dangerous?)
Le rôle de l'historien est-il de juger ?
历史学家的角色(身份)是做论断用的吗 (Does the role of the historian consist in judging?)
Un commentaire d'un extrait de L'Education morale, d'Emile Durkheim
评论涂尔干的《道德教育》的一个选段

【2009】
文学考生卷 :
Le langage trahit-il la pensée ?
语言背叛了思想?(Does the language betray the thought?)
L’objectivité de l’histoire suppose-t-elle l’impartialité de l’historien?
历史的客观性是否期望历史学家的中立性?
(Does the objectivity of history presuppose the impartiality of the historian?)
un extrait d’un texte de Schopenhauer
评论叔本华的一个选段

理科考生卷 :
Est-il absurde de désirer l’impossible ?
对于不可能(的事物)的渴望,是荒谬的吗 (Is it absurd to desire the impossible?)
Y-a-t-il des questions auxquelles aucune science ne répond ?
存在不存在任何科学都不回答的问题 (注:不是“无法”回答--pouvoir/can,是不回答)
(Are there any questions that no science answers?)
un texte de Tocqueville extrait de “De la démocratie en Amérique”
评论托克维尔的《美国的民主》的一段节选

社会经济考生卷:
Le développement technique transforme-t-il les hommes ?
技术发展使人们自身也发生了改变?(Technical development transforms men)
Que gagne-t-on à échanger ?
交换(兑换、交流)中,我们得到了什么?(What do we gain in exchanging ?)
un extrait d’ un texte de John Locke
评论洛克的一个选段

【2008】
文学考生卷
- La perception peut-elle s’éduquer ?
感知力是自发培养起来的吗 (Can perception be educated by itself? )
- Une connaissance scientifique du vivant est-elle possible ?
对于活者(活人)的科学性认识是可能的吗
(A scientific understanding of the living, is it possible?)
- Expliquer un extrait des « Cahiers pour une morale » de Sartre.
萨特《伦理学笔记》选段的解读

理科考生卷:
- L’art transforme-t-il notre conscience du réel ?
艺术改造了我们对于真实的意识?(Does Art transform our consciousness of reality?)
- Y a-t-il d’autres moyens que la démonstration pour établir une vérité ?
除了论证之外,是否存在其他方式以建立一个真理?
(Is there any other way than demonstration in order to establish a truth?)
- Expliquer un extrait de « Le monde comme volonté et comme représentation »
de Schopenhauer.
叔本华的《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选段的解读

社会科学考生卷:
- Peut-on désirer sans souffrir ?
我们能否渴求但不受罪(Can we desire without suffering?)
- Est-il plus facile de connaître autrui que de se connaître soi-même ?
认识他者是否比认识自我容易?(Is it easier to know others than to know oneself?)
- Expliquer un extrait de « De la démocratie en Amérique » de Alexis de Tocqueville
评论托克维尔的《美国的民主》的一段节选

【2007】
文学考生卷
- Toute prise de conscience est-elle libératrice ?
所有的察觉都有解放性吗? (Is any awareness liberating?)
- Les oeuvres d'art sont-elles des réalités comme les autres ?
艺术品是否是像其他物品一样的现实体 (Are the works of art like other realities ?)
- Expliquer un extrait de "Ethique à Nicomaque" d'Aristote sur le thème de la responsabilité.
解读亚里士多德《尼各马可伦理学》的一段节选,围绕“责任”这一主题

理科考生卷
- Le désir peut-il se satisfaire de la réalité ?
欲望能由现实来满足吗(Can the desire be satisfied with reality?)
- Que vaut l'opposition du travail manuel et du travail intellectuel ?
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对立划分有什么意义?
- Expliquer un texte de Hume extrait d'"Enquête sur les principes de la morale" sur le thème de la justice.
休谟《道德原理研究》节选,“正义”主题

社会经济考生卷
- Peut-on en finir avec les préjugés ?
我们可否不带偏见?(Can we do away with prejudices?)
- Que gagnons-nous à travailler ?
工作为我们带来什么?(What do we gain by working?)
- Expliquer un texte de Nietzsche extrait de "Humain, trop humain" sur la morale.
解读尼采《人性的,太人性的》节选

【2006】
文学考生卷:
- N'avons-nous de devoirs qu'envers autrui ?
我们只对他人负有责任吗?(Do we have duties only for others?)
- Cela a-t-il un sens de vouloir échapper au temps ?
想要逃避时光,这有意义吗?(Does it have a sense of willing to escape time?)
-(评论著作节选,略)

理科考生卷
- Peut-on juger objectivement la valeur d'une culture ?
我们能客观地评论一个文化的价值吗?( Can we objectively judge the value of a culture?)
- L'expérience peut-elle démontrer quelque chose ?
经验能证明什么?(Can experience demonstrate something?)

社会经济考生卷
- Faut-il préférer le bonheur à la vérité?
应该为幸福而舍真理吗(Should we prefer happiness to truth?)
- Une culture peut-elle être porteuse de valeurs universelles ?
一种文化会具有普世价值吗?(Can a culture be the bearer of universal values?)

艺术考生卷:
- L'expression "c'est ma vérité" a-t-elle un sens?
“这是我的真理” 这句话有意义吗?(Does Tte phrase "this is my truth" have a meaning?)
- Le sentiment de la justice est-il naturel?
正义感是天性吗?(Is the sense of justice natural?)

技术考生卷:
- Quel besoin avons-nous de chercher la vérité?
寻找真理是源于我们的哪种需求?(Which need do we have to seek the truth?)
- L'intérêt de l'histoire, est-ce d'abord de lutter contre l'oubli?
历史的重要性,首先在于抵抗遗忘?(Is the interest of history to fight against forgetting firstly?)
 
 
文章录入:egret    责任编辑:egret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3 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 站长:titicka
    厦门大学南安楼,电话:0592-2186414,传真:0592-2186414